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這是一個非常典雅的農家小院,兩道鐫刻著滄桑,被歲月和蛀蟲微微腐蝕的大門,迎面是一道忠實的屏風,水泥外衣些許脫落,縫隙處俏皮地長出一兩株野草,驕傲地屹立,卻經常隨風搖擺。屏風上的“福”字,厚重,樸實,預示著主人的追求,貫穿著小院的使命。泛黃的磚壘砌了單薄的圍牆,也鋪設了堅實的地面——小院是用黃磚為主要材料修建的,主牆雖有粉飾,但房簷、地面全是暖暖的黃色,經時間的打磨,漸漸變得圓潤、溫和,和泥土顏色接近了。沿著房屋一側仄仄的樓梯,可以爬上房頂,平坦的房頂四周亦有一圈黃磚圍成的房簷。我喜歡爬上屋頂,俯瞰整個小院,品嚐小院的溫馨,為了做一個默默的旁觀者,我更多的是坐在樓梯的頂端那一階上。半身隱蔽在樓梯中,端正了上身,默默地注視著滄桑的大門,滄桑的屏風,滄桑的圍牆和地面…… 院牆外有一顆白楊樹,嫩綠欲滴的葉子隨風輕輕搖晃,像微微悸動喜悅的心。楊樹下是幾隻山羊在悠閒地吃草,不安分地攀爬著,時而追逐著,牧羊的爺爺也就逐著羊兒們翻過那座山坳,消失在我視野。 天空安靜的連雲都停駐了,一絲風掂著腳尖小心地飄過,於是乎楊樹葉又悄悄地晃動,屏風上的小草也悄悄地搖擺。什麼東西在輕輕呼喚我的手?我低下頭,台階上竟然有一株瘦小的野花,那纖細的美人,鵝黃的花瓣迎著天空,深綠的葉子上鋪著淡淡的白絨毛,這讓周圍的一切很自然地過渡到她身上,一點兒不顯突兀。藉著那一陣輕輕地風。她向我伸出友好的手……是我遮住你的視線了嗎?啊,對不起,我挪了挪身子,我知道一朵花也是要欣賞這世界的。 這朵小花是美好的,是美的化身。從一個人的外貌、舉止可以判斷他的生活狀況和環境。這句話一點兒不假,倘若一個人自幼生活在祥和的環境中,他又怎麼會整天愁眉不展,以致額頭上過早長出皺紋呢?若一個人從未聽過粗魯的言語,在交談中他自然也不會說什麼不中聽的話吧;但一個人整天生活在命令、強迫的環境中,他的語氣多是尖酸,嗓門多是高聲命令式的。這株野花,顯然不是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的。她安靜、柔和,內斂、大方,積極、謙虛。不像身居鬧市裡的花,熱烈而肆無忌憚地開放著,乍一看。奔放而熱情,可是看多了,會煩,會厭惡她們三五成群擠在一起,像長舌婦一樣展示著、攀比著、炫耀著。她們越是肆無忌憚地濃妝艷抹,越讓人噁心,為了凸顯自己,她們不惜和一切成為反差,恨不得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背景,濃烈的紅色,開在嫩綠從中,簡直把綠的柔和破壞殆盡,她們絲毫不察覺,甚至連最基本的修飾都沒有,赤裸裸地展現沒有涵養的內心。也不像那些碩大無比或者細微到只能用放大鏡觀看的花,這類花,要麼過於張揚,把開花作為平生之能事,花朵總要超過別人才罷休,要麼扭扭捏捏地躲起來,冷不丁結出果來,讓人們猜測、費解,甚至歌頌她無私的奉獻,我以為這大約是她在為自己的失敗找借口吧,倘若沒結果,誰又能奈她何?這株野花沒有太多的枝枝蔓蔓,也沒有攀附在堅實的房簷上,只是挺直了瘦弱的腰,開著一朵向陽的花,向太陽致敬,向腳下傳遞消息…… 再看看這朵花,她依然安靜地注視著周圍的世界,永遠那麼好奇,永遠是第一次的新鮮摸樣。牧羊的爺爺回來了,楊樹的葉子又晃動了,小花,歷數著生命裡的每一次顫動,每一次不同,就這樣守候日出日落,守候雲卷雲舒,守候滿天星光,守候一輪皓月…… 下再大的雨,終歸是要天晴;翻再高的浪,終歸會風平浪靜;經歷再多的輝煌與絢爛,終歸歸於平淡,掙不脫的線索,是一顆不安分的心,且不如歸去,做一朵閒看世界的花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四日無言,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這樣的持續,我以為每每一個緩和期,看上去百孔千瘡的現實會被掩蓋的嚴嚴實實,但是現實的崩潰讓我回到了現實的臆想中。 我以為我突然就充滿了激情,滿腔的熱血投入到這樣的生活中,結果還是堅持的少許瞬間的崩塌。 想記住一些瑣事,一些看來無關痛癢的,卻點滴往復。 越來越恐慌,每晚無休止的驚醒,我知道又噩夢了,只是早晨起來卻永遠不記得是些什麼,拚命的想要記起,想要知道,終究未曾有一絲頭緒。 我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繼續,這樣的我還要繼續,這是接受,是承受,是忍受,但是都是發自內心的。 好吧,給了自己兩年的時間,再難的日子,再難的誓言,再難的過往,再難再難我都在接受著。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我的姥姥家在天津,上小學的時候,放暑假或寒假就嚷嚷著要去姥姥家,那兒有大表哥、二表哥可以騎著自行車馱著我去水上公園划船,還可以去離姥姥家不遠處的河沿,花上一分錢坐擺渡過河去玩,還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小吃,還可以見到讓我一直感覺很神秘的石榴爺爺。 石榴爺爺是街坊,是我姥爺的同輩人,他個子不高,圓臉龐,黑色面孔,眼睛不大,笑時確很慈祥,但很少笑,走起路來還有點羅圈。我長大以後才感覺他很像佛像的樣子。 我第一次見到他時,他一臉嚴肅的樣子說,從石門來的,別走了,和我住在一起吧,當時還真的很害怕,怕和這個黑老頭住在一起,不能見到爸爸媽媽了,我躲在了姥爺的身子後面,緊緊地抱住了姥爺不放,大家都笑了。 後來聽姥爺說,石榴爺爺無兒無女,隻身一人,原來有過一個媳婦,是個外地要飯的,石榴爺爺收留了她,結了婚,後來她患上了精神病,上吊死了。石榴爺爺年輕時在三條石做工,現在歲數大了也不再做了,平日裡靠給街坊幫個工,維持生計。聽說前幾年他的一個侄女投奔他來,看他比她還窮,便離他遠走了,再也沒有音信。 石榴爺爺每天東家走走,西家轉轉找點活計。有時幫著我姥爺搭把手,做做小傢俱,做好後又跟著我姥爺擺渡過河,到河對岸去賣,一天下來,我姥爺會給他一塊錢,石榴爺爺也不說什麼話,也沒有笑意,只是微微點了點頭,算是謝過,隨後把錢認真地疊好,輕輕地放進上衣內兜裡。 後來,我和石榴爺爺熟了,其實也就是不怎麼怕他而已,他仍然不怎麼說話,仍然努力地找著活計,每次做完了事,回到自己的小房裡,不再出來。我看著他的背影,小心地跟著他後面,好奇地從門縫探望,房裡昏暗,沒有什麼家當,他手裡捧著東西吃著,不時檢著掉在褲子上渣兒送進嘴裡。 他好像看見了我,動作遲緩了下來,只是慢慢地點了點頭,不知道是示意讓我進來,還是知道我的存在。最終我還是掉頭便跑了,跑的飛快,不願回頭再看那個黑房子,怕看見黑暗裡石榴爺爺。 我跑到河沿,眺望著河對岸,一排排路燈、一行行樓房裡閃爍的燈,影影綽綽,企圖把人們帶入既熟悉又陌生地方。最後一班擺渡送走了急忙趕家的人,他們正準備卸除一天奔波和勞累,好好的休息一晚上,當明天第一縷陽光掠過時,還會乘坐第一班的擺渡。 有一天,姥爺和姥姥出去有事,我突然肚子疼痛,口裡還吐出一條蛔蟲,我嚇的大哭起來,這是石榴爺爺正好經過我姥爺家,看見我後,一把把蛔蟲拽了出來,背起我直奔一家醫院,大夫說我吃了不乾淨的東西,肚裡有了蛔蟲,吃幾個寶塔糖打打蟲子就好了。交藥費時,我看見石榴爺爺小心翼翼從上衣內兜裡拿出了2塊錢。 後來,我姥爺還給他藥費時,他說什麼也不要。 又過了2年,姥爺來信說,石榴爺爺去世了,說是吃了不乾淨肉餡,得病死的。我忙問媽媽,為什麼吃了不乾淨肉餡後死呢,為什麼不生蛔蟲呢,有了蛔蟲吃幾次寶塔糖就會好了。 媽媽看著我,無言以對。 文章來源:綠色星Q-匯泰龍吉祥物 |中醫/營養/病症 | 科比的部落格 |李躍中自行車10年遊歷88國 | Digital Dialogue |晚春夜宴 | yuanzouli的BLOG |愛和自由 規則與平等 | 綠色暢想的BLOG |相忘於江湖 |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你獨坐在雨後的黃昏,單純得像月光下你的白衣裳, 當你抬起羞澀的眼凝視花叢,我想一定是濃郁的花香使你感傷。一朵初春的花,馥郁而不能持久,一分鐘的芬芳與喜悅, 如此而已! 花是世襲的土著。是冬天走後不再融化的冰雪。 夜行人,除了花香,小徑上什麼也看不見。一隻短笛想從香味中提煉出她的嘴唇,渴望一親芳澤。一張宣紙想在留白處喚出她的身軀,軟玉溫香。 一介書生把她那種來不及的美感隨想成亡人,獨自品味“花落人亡兩不知”的驚悚。 月亮猝然現身,照出花的聲音。 且不問春天究竟是來了一半還是走了一半,這花,就只適合放在釉青的康熙瓷瓶中,而瓷瓶放在明窗下,相望之餘,讓人再多一絲觸想便要成淚。看到花落,我們無由以濺淚;看到花開,我們有情以驚心。獨立靜聽花叢,一花一世界, 縱是一花之微,一葉之單,也需要多少慈悲的含容。花開也是一種情,是一種內在生命的完成。 不知名的花默默地落,落著不知名的憂鬱。薰薰然然,如簾似霧。簡直讓人難以問清情由,生命能這樣揮霍。從未見過如此心灰意冷的求死。在你嫣紅色的輻射場內,我嗅到一股少女初戀時的芳香,看到你眼角眉梢斂著的淡淡哀愁點點恨,聽到你呼痛,聲輕如落發…… 只因誤信了一陣風的言外之意, 終是過客,揉碎了你的玻璃心。 你竟選擇與生命開一個驚心又痛心的玩笑,冷笑著注視自己的美落入泥地。如此決絕壯烈的淒美,令人心寒。 一生很長,為什麼不再愛一次? 若有花魂,你將轉往何處?回最後一眸於滿地你殉情的鮮血,我已無法一無系念地離去,此外還隱約暗傳幽香,彷彿又見前日在薄暮風中的你…… 在無人知的幽谷,終年有霧。潔癖式的冷然氣氛中,你也霧著一張臉,以非植物的氣氛存在。微醺的目光,容納了整個宇宙的寂寞與感傷。那是令人做夢的一種神性的美麗,是讓人心尖顫慄、神魂悸動的情境,是要人屏住呼吸體悟靈山聖會上拈花一笑的妙諦,是徹悟之後的靜止,大覺之後的從容。有一種法國香水叫“耳語”,有一支夢幻曲名:《白色的睡》,有一句宋詞:“困酣嬌眼,欲開還閉”。可是,任何人間穿鑿附會的形容與修飾,對你都是褻瀆。且把桃花給陶淵明,青荷給周濂溪,水仙給古希臘神話,丁香給“雨巷”的油紙傘,把沒有名字的你,留給我自己,讓我永嘗你的淒美。多少蝶兒為花生,多少蝶兒為花死,我便是你裙邊殉情的蝶,讓我們——融為一體。 文章來源:可芮§Summer |駱文剛明星美女攝影部落格 | 失憶諒解備忘錄 |孤獨川陵 800天環遊世界 | 瀟籹集2011飛行手冊 |清野優風 | 鳥鳥 |《大眾文摘》 | Liss Is More |做自己的公主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感覺心好累!      想一個人靜靜獨處在自己僅有的一片空間,只是坐著,感受自己怦怦的心跳,疲倦的時候能感到一種釋放,即使是幻想,即使是稍縱即逝的空曠。      塵世紛繁,總是莫名其妙的把一切的一切糾纏的那樣複雜,像一個巨大的蜘蛛網,風吹過,更是那般凌亂,想擺脫所有的揪心,想甩掉所有的憂愁,卻在一次一次的侵襲中被捲入浩茫的漩渦,那就像是體驗瀕臨死亡前的黑暗,感受絕望前的窒息。      我本不想這樣憔悴的開始我的新生活,至少對於我來說,屬於生命的這一段是不會從記憶中抹去的,卻不曾想,原本狂熱的心被沉默掩蓋了,轟轟烈烈的思緒早已被冷落到未知的角落,曾經心中的火熱被無情的擊倒,曾經默想的信念被不堪的擊垮,每一次的心煩意亂,不再選擇找人傾訴,只是遠望,只是靜默,看皓空明月的深邃,望孤山天際的淒涼,卻也在這樣的心境中感受一瞬的心靈慰藉,拂面的風更如刀割,雙眸已被模糊,卻也止住了欲留的淚。      崇拜駿馬的縱橫馳騁,欣羨海鷗的自由翱翔,想給自己一個開闊的視野,卻發現周圍是那樣狹窄,更夾雜幾分暗淡,也許,僅僅是我無法體驗美好的存在,眼前浮現的一個個笑容,耳畔傳來的一聲聲笑語,難道是幻覺嗎?我不想質問我疲憊的心靈,那已有陰影的心靈經不起我一次次的折磨,曾經些許的輕狂也已不復存在,走的那樣隨便,無聲無息,我不曾想,原來蕭瑟的心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,我在祈求補救的希望,我向自己祈禱,祈禱能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!      行走在路上,也許我真該放棄一些負重,但迷茫總是縈繞在我腦海,我該做怎樣的抉擇呢?沒有回答,我只能繼續行走在這蒼涼的路上,不知道何時到盡頭,何處是歸宿!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發生火災時,威脅人們生命安全的不僅僅是熊熊大火,更直接來自那滾滾煙霧、大量的一氧化碳或有毒氣體。避火的方法不當,就有可能受到上述任何一種因素的危害。 1.正確判斷火情,避免煙霧擴散和火勢蔓延。居室失火,人們往往最先聞到煙味。這時要沉著冷靜,查看屋內是否著火。如果火情來自室外或樓道,切忌急著把門拉開。先用手摸一下門的上端,如果已經發熱發燙,就不能開門了。這時應選擇從窗口或陽台,繫上繩索逃生。樓層高或沒有避難用具的,可用濕被等堵住房門,再到窗口呼救,等待救援。記住,如果窗子或陽台也有煙霧或熱浪襲來,則應當把這些地方也緊緊關住。試門的時候如果不是很熱,可以用濕毛巾摀住嘴,小心地打開一條門縫觀察,如果感覺熱氣逼人,就馬上把門關上。 2.如果室內或現場已有煙霧,要用濕毛巾掩著口鼻,並趴在地上或盡量蹲低,從沒有著火的樓梯、通道或太平門撤離。從窗口或陽台逃生時,不能盲目往下跳。樓層不高,可使用繩索、梯子往下滑,沒有繩於可用床單剪開製成,身處二樓,可往地上扔幾床棉被,再慢慢跳到棉被上。住高樓者,千萬不能往樓下跳。 3.從火場逃離,除了掩住口鼻,身上衣服也應當淋濕,或是披上一條淋濕的被子。假如身上衣服著了火,應盡快脫掉它,來不及脫掉,可就地打滾,或是跳入附近的水溝、河渠中(身體嚴重燒傷時不能跳水或用水澆,以免造成大面積細菌感染)。或是讓人用水、衣物等撲滅。逃生時,一定要穿上鞋,以免腳板被玻璃、釘子等物割傷、扎傷而不能走動。 4.從火場逃離後,就不要再進入發生火災的現場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多通風——要做好廚房的通風換氣,在烹飪過程中,要始終打開抽油煙機,廚房內一定要有抽油煙機,並經常開窗通風,使油煙盡快散盡。烹調結束後最少延長排氣10分鐘。   少放油——不粘炊具可以避免用油過多,並將油溫控制在中低溫度,不僅讓無油烹煮成為了可能,也借此減少了食物中維生素因為高溫原因而流失。   見油不見煙——改變烹飪習慣,不要使油溫過熱,炒菜時油溫盡可能不超過200℃(以油鍋冒煙為極限),這樣不僅能減輕「油煙綜合征」,從營養學角度上,下鍋菜中的維生素也得到了有效保存。最好不要使用反覆烹炸過的油,在選擇食用油的時候,應購買質量有保證的產品,避免劣質食用油在加熱過程中產生更多有害物質。   天然替代品——利用天然食物番茄、菠蘿的酸、甜味製成的醬汁,取代一般的番茄醬、糖醋汁,可達到減鹽、減糖之目的。選擇多種穀類食物代替白米可增加纖維質、各類維生素、礦物質的攝取量。   蔬菜生吃,肉煮熟——新鮮的蔬果富含纖維質和維生素C,以生吃的方式更能保存原有之營養素;以優格醬代替一般色拉醬,可減少油脂的攝取量。   食品特別是家禽、肉類等,必須徹底煮熟才能食用——所謂徹底煮熟是指使食物的所有部位的溫度至少達到70℃。   隔夜菜要加熱——存放過的熟食必須重新加熱(不低於70℃)後才能食用。   多用開水——飲用水及準備做食品時用的水應純潔乾淨。如果對水質有懷疑,最好把水燒開,然後再飲用或製成冰塊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