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我的姥姥家在天津,上小學的時候,放暑假或寒假就嚷嚷著要去姥姥家,那兒有大表哥、二表哥可以騎著自行車馱著我去水上公園划船,還可以去離姥姥家不遠處的河沿,花上一分錢坐擺渡過河去玩,還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小吃,還可以見到讓我一直感覺很神秘的石榴爺爺。 石榴爺爺是街坊,是我姥爺的同輩人,他個子不高,圓臉龐,黑色面孔,眼睛不大,笑時確很慈祥,但很少笑,走起路來還有點羅圈。我長大以後才感覺他很像佛像的樣子。 我第一次見到他時,他一臉嚴肅的樣子說,從石門來的,別走了,和我住在一起吧,當時還真的很害怕,怕和這個黑老頭住在一起,不能見到爸爸媽媽了,我躲在了姥爺的身子後面,緊緊地抱住了姥爺不放,大家都笑了。 後來聽姥爺說,石榴爺爺無兒無女,隻身一人,原來有過一個媳婦,是個外地要飯的,石榴爺爺收留了她,結了婚,後來她患上了精神病,上吊死了。石榴爺爺年輕時在三條石做工,現在歲數大了也不再做了,平日裡靠給街坊幫個工,維持生計。聽說前幾年他的一個侄女投奔他來,看他比她還窮,便離他遠走了,再也沒有音信。 石榴爺爺每天東家走走,西家轉轉找點活計。有時幫著我姥爺搭把手,做做小傢俱,做好後又跟著我姥爺擺渡過河,到河對岸去賣,一天下來,我姥爺會給他一塊錢,石榴爺爺也不說什麼話,也沒有笑意,只是微微點了點頭,算是謝過,隨後把錢認真地疊好,輕輕地放進上衣內兜裡。 後來,我和石榴爺爺熟了,其實也就是不怎麼怕他而已,他仍然不怎麼說話,仍然努力地找著活計,每次做完了事,回到自己的小房裡,不再出來。我看著他的背影,小心地跟著他後面,好奇地從門縫探望,房裡昏暗,沒有什麼家當,他手裡捧著東西吃著,不時檢著掉在褲子上渣兒送進嘴裡。 他好像看見了我,動作遲緩了下來,只是慢慢地點了點頭,不知道是示意讓我進來,還是知道我的存在。最終我還是掉頭便跑了,跑的飛快,不願回頭再看那個黑房子,怕看見黑暗裡石榴爺爺。 我跑到河沿,眺望著河對岸,一排排路燈、一行行樓房裡閃爍的燈,影影綽綽,企圖把人們帶入既熟悉又陌生地方。最後一班擺渡送走了急忙趕家的人,他們正準備卸除一天奔波和勞累,好好的休息一晚上,當明天第一縷陽光掠過時,還會乘坐第一班的擺渡。 有一天,姥爺和姥姥出去有事,我突然肚子疼痛,口裡還吐出一條蛔蟲,我嚇的大哭起來,這是石榴爺爺正好經過我姥爺家,看見我後,一把把蛔蟲拽了出來,背起我直奔一家醫院,大夫說我吃了不乾淨的東西,肚裡有了蛔蟲,吃幾個寶塔糖打打蟲子就好了。交藥費時,我看見石榴爺爺小心翼翼從上衣內兜裡拿出了2塊錢。 後來,我姥爺還給他藥費時,他說什麼也不要。 又過了2年,姥爺來信說,石榴爺爺去世了,說是吃了不乾淨肉餡,得病死的。我忙問媽媽,為什麼吃了不乾淨肉餡後死呢,為什麼不生蛔蟲呢,有了蛔蟲吃幾次寶塔糖就會好了。 媽媽看著我,無言以對。 文章來源:綠色星Q-匯泰龍吉祥物 |中醫/營養/病症 | 科比的部落格 |李躍中自行車10年遊歷88國 | Digital Dialogue |晚春夜宴 | yuanzouli的BLOG |愛和自由 規則與平等 | 綠色暢想的BLOG |相忘於江湖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