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這是一個非常典雅的農家小院,兩道鐫刻著滄桑,被歲月和蛀蟲微微腐蝕的大門,迎面是一道忠實的屏風,水泥外衣些許脫落,縫隙處俏皮地長出一兩株野草,驕傲地屹立,卻經常隨風搖擺。屏風上的“福”字,厚重,樸實,預示著主人的追求,貫穿著小院的使命。泛黃的磚壘砌了單薄的圍牆,也鋪設了堅實的地面——小院是用黃磚為主要材料修建的,主牆雖有粉飾,但房簷、地面全是暖暖的黃色,經時間的打磨,漸漸變得圓潤、溫和,和泥土顏色接近了。沿著房屋一側仄仄的樓梯,可以爬上房頂,平坦的房頂四周亦有一圈黃磚圍成的房簷。我喜歡爬上屋頂,俯瞰整個小院,品嚐小院的溫馨,為了做一個默默的旁觀者,我更多的是坐在樓梯的頂端那一階上。半身隱蔽在樓梯中,端正了上身,默默地注視著滄桑的大門,滄桑的屏風,滄桑的圍牆和地面…… 院牆外有一顆白楊樹,嫩綠欲滴的葉子隨風輕輕搖晃,像微微悸動喜悅的心。楊樹下是幾隻山羊在悠閒地吃草,不安分地攀爬著,時而追逐著,牧羊的爺爺也就逐著羊兒們翻過那座山坳,消失在我視野。 天空安靜的連雲都停駐了,一絲風掂著腳尖小心地飄過,於是乎楊樹葉又悄悄地晃動,屏風上的小草也悄悄地搖擺。什麼東西在輕輕呼喚我的手?我低下頭,台階上竟然有一株瘦小的野花,那纖細的美人,鵝黃的花瓣迎著天空,深綠的葉子上鋪著淡淡的白絨毛,這讓周圍的一切很自然地過渡到她身上,一點兒不顯突兀。藉著那一陣輕輕地風。她向我伸出友好的手……是我遮住你的視線了嗎?啊,對不起,我挪了挪身子,我知道一朵花也是要欣賞這世界的。 這朵小花是美好的,是美的化身。從一個人的外貌、舉止可以判斷他的生活狀況和環境。這句話一點兒不假,倘若一個人自幼生活在祥和的環境中,他又怎麼會整天愁眉不展,以致額頭上過早長出皺紋呢?若一個人從未聽過粗魯的言語,在交談中他自然也不會說什麼不中聽的話吧;但一個人整天生活在命令、強迫的環境中,他的語氣多是尖酸,嗓門多是高聲命令式的。這株野花,顯然不是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的。她安靜、柔和,內斂、大方,積極、謙虛。不像身居鬧市裡的花,熱烈而肆無忌憚地開放著,乍一看。奔放而熱情,可是看多了,會煩,會厭惡她們三五成群擠在一起,像長舌婦一樣展示著、攀比著、炫耀著。她們越是肆無忌憚地濃妝艷抹,越讓人噁心,為了凸顯自己,她們不惜和一切成為反差,恨不得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背景,濃烈的紅色,開在嫩綠從中,簡直把綠的柔和破壞殆盡,她們絲毫不察覺,甚至連最基本的修飾都沒有,赤裸裸地展現沒有涵養的內心。也不像那些碩大無比或者細微到只能用放大鏡觀看的花,這類花,要麼過於張揚,把開花作為平生之能事,花朵總要超過別人才罷休,要麼扭扭捏捏地躲起來,冷不丁結出果來,讓人們猜測、費解,甚至歌頌她無私的奉獻,我以為這大約是她在為自己的失敗找借口吧,倘若沒結果,誰又能奈她何?這株野花沒有太多的枝枝蔓蔓,也沒有攀附在堅實的房簷上,只是挺直了瘦弱的腰,開著一朵向陽的花,向太陽致敬,向腳下傳遞消息…… 再看看這朵花,她依然安靜地注視著周圍的世界,永遠那麼好奇,永遠是第一次的新鮮摸樣。牧羊的爺爺回來了,楊樹的葉子又晃動了,小花,歷數著生命裡的每一次顫動,每一次不同,就這樣守候日出日落,守候雲卷雲舒,守候滿天星光,守候一輪皓月…… 下再大的雨,終歸是要天晴;翻再高的浪,終歸會風平浪靜;經歷再多的輝煌與絢爛,終歸歸於平淡,掙不脫的線索,是一顆不安分的心,且不如歸去,做一朵閒看世界的花。